店宝宝电商研究院:孙正义退场阿里 中国电商依旧

625日软银集团年度股东大会上日本软银掌舵人孙正义宣布:即日起将正式退出出alibaba集团董事会。在股东大会上孙正义表示“作为董事,我从阿里毕业了。”同时,他还对马云对软银做出的贡献变大了感谢。因为就在一个月前的518日,马云也卸任软银集团董事。

先有马云退出软银集团董事会,后有孙正义退出alibaba董事会,这标志着双方长达21年的陪伴宣告终结。

这次告别背后隐藏着什么玄机?阿里和软银,孙正义和马云真会从此渐行渐远吗?

退而不隐和不得不退

“相比马云的退而不隐,孙正义则是不得不退。”店宝宝电商研究院张斌说。“两者在前后两个月里面相继从对方企业董事会退出,特别是没有马云退出软银董事会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低调的有些过分。很显然双方是在经过通盘的考虑,相互商议之后才采取的比较稳妥的做法。和当下两家的企业的发展态势不无关系,但是也不用做出过分解读。”据悉店宝宝是国内电商服务行业龙头企业,主要业务为扶持国内中小电商成长。旗下电商研究院为电商行业研究机构。

马云和孙正义两者互退,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意味。自从2019910日教师节,马云宣布卸任alibaba董事局主席,退居幕后,就开始在慈善和教育领域发力,这个之前他曾宣称在辞职后重心将转移到教育与慈善方面相符。在那以后张勇结果阿里的大旗,继续带领阿里继续向前走。这次接班也被人们视为中国商界的经典案例分析不断,讲的全是关于alibaba人才培养的独到之处。

再看功成身退的马云,从关怀教师群体,到捐款抗疫救灾,到处都能看到他的影子,在社交平台上更是频频发声,从未脱离公众视线太远。张斌说,虽然马云退居幕后,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再插手阿里。马云也公开表示过,alibaba不属于马云,但马云必定属于alibaba!暂且不谈马云作为alibaba永久合伙人,实实在在拥有对阿里的发言权之外,仅凭马云自身在业界的影响力也足以对阿里现任高层的决策产生影响,所以说马云从阿里辞职实际上是退而不隐,马云从软银辞职也是同样的道理。

相对的,孙正义的选择就不太像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因为软银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机。

退出alibaba董事会,孙正义说他从alibaba毕业了,加上他表示要减持alibaba股票,似乎他已打算逐步从阿里出局。当身心皆不由己的时候,旁边那根稻草也是改变的缘起。张小云如是写道。

如果说马云退出软银集团董事会是其退休计划一部分。那么孙正义这位软银创办人、首席实行官退出alibaba则是断臂求生,今年2月中旬,孙正义还声称,alibaba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不急于出售手中的持股,并且表示要长期持有,但如今接连在多家创投失利,软银眼下处于艰难的处境之中,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那个选择减持alibaba,然后筹措资金来度过资金难关。

当下软银2017年投入千亿美金的愿景基金,正处于严重亏损的地步。从alibaba退出,是一种自保之举,而马云退出软银,借此得以让新的董事入局,也不失为一种相助之谊。而这种互助之情的来源,还要回溯到21年前。

孙正义投资阿里

1999年,马云在湖畔花园家里齐聚十八罗汉,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创业。马云扬言:大家要创办一家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但完事开头难,摆在当时马云面前的第一道难关便是钱。为了寻找融资,马云在硅谷被拒绝不下于40次。踏破铁鞋无觅处,最终马云刚收到了高盛5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但紧接着命运之神的眷顾出现了,这就是孙正义。

有一天马云收到老朋友古塔的邮件:世界级的风险投资家想见你。一定会使你今后的商业人生发生重大的改变。

彼时的马云刚拿到高盛的投资正忙于alibaba的规划,因此忽略掉了这封邮件,但是进过古塔的反复劝说,他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这个世界级投资家。赶到北京,马云才知道这个神秘大佬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正义。

中泽嘉盟投资有限企业董事长吴鹰这样回忆当年马云与孙正义见面的细节:马云在楼下等了两小时,给他的时间是6分钟,就是讲你自己的商业模式,只有6分钟的时间。

当时的软银集团已经投资了雅虎等互联网企业,后来前往中国市场寻找投资对象,当时孙正义先后接触了20家中国的初创企业。

在与孙正义的谈判中,马云跟别的企业家显然不一样,201912月,孙正义在东京大学一场对话中回顾了投资阿里的场景:马云和他见过的所有创业者都不一样,不谈商业模式,也不要钱。

按理来说,这样的谈判应该是失败的,但是出于直觉,谈判不到10分钟,孙正义当即表示愿意为阿里投入5000万美金。

5000万美金对于当时的马云来讲,是一笔巨款。据马云后来回忆,他当时愣住了,在这之前他最多也就管过200万人民币,一下给这么多钱他觉得自己不会用,还担忧可能会给阿里带来麻烦。

最终,马云将投资金额压到2000万美金,孙正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谁也想不到正是这样一笔投资,为软银赚到了1700倍的回报,不过这是后话了2004年,淘宝、ebay大战,阿里又开始缺钱,这时孙正义再一次站了出来,又投了4000万美金。阿里也借此顺势渡过难关。

然而这笔钱不是阿里拿到的最大数额的一笔投资。后来阿里开始做支付宝,这可是相当烧钱的项目,这个时候命运之神的眷顾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不是孙正义而是雅虎,雅虎向阿里投资了10亿美金,正是这笔投资才真正让阿里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至今在软银企业官网对其发展史的记录中,2000年投资alibaba2000万美金的故事,作为其引领信息革命的开端。

软银败退

距离软银投资alibaba已经过去了20年,这20里软银也没有等到下一位阿里。

前不久,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宣布申请破产。Wirecard在声明中表示,因财务造假问题无力偿还即将于6月底到期的13亿欧元债务。而就在今年4月份软银刚刚给Wirecard投资了9亿欧元(约71亿人民币)。

这是孙正义2020年第3家破产的投资企业。

210日,美国知名电商平台Brandless正式宣布倒闭,这是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死亡项目,两年前,孙正义为Brandless投资了2.4亿美金。3月底,软银投资的美国明星创业企业OneWeb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此前软银给OneWeb的投资累计约20亿美金。

接而连三的打击让素来激进投资的孙正义第一次在面对媒体时说: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悔恨。他说随着该企业收紧财务支出,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撼动日本经济,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的88家企业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软银愿景基金是2016年孙正义成立的1000亿美金规模的投资基金。基金在成立的那一刻曾轰动一时,因为其规模已超过全球所有风投的总和。截至目前,它一共投资了ARMUber、滴滴出行、今日头条、WeWork88家企业,总价值696亿美金。

根据软银集团财报显示,截至331日,其2019财年经营亏损达1.4万亿日币(约合130亿美金),创下成立以来的最大亏损。

受此拖累,在2月上旬到3月下旬间,软银股价几乎腰斩,尽管在此期间软银宣布了第一份回购计划,规模为5000亿日币,但未能成功止跌。

323日,软银披露了规模达约合410亿美金的资产出售计划,这才终于止住了股票的跌势。在伺候的的业绩说明会上孙正义披露了利用阿里股票融资1.25万亿日币的计划。

马云曾经说孙正义在投资方面可能是世界上胆子最大的人。孙正义也回了一句:胆子太大了,有时候这让我损失了很多钱。不幸一语成谶。

以前的孙正义,被称为日本投资之神,世界首富。过去20年他无往而不利,现如今却一再失利,似乎已经不复往日荣光。

世界上没有第二个alibaba

终于在逆势之下,孙正义宣布离开阿里董事会,马云也早已离开软银董事会。但他们其实不必特意说再见,毕竟软银集团依然持有alibaba25.8%的股份。而孙正义一再想要寻找的下一个阿里,似乎越来越遥不可及。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服务商,阿里可以说是软银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投资之一,孙正义也多次强调阿里是软银投资史上“皇冠上的钻石”一般的存在。而两者谈判的6分钟也成为了互联网投资界的一个神话。

其实在马云接受软银的投资之前已经手握高盛的500万美金的投资,而孙正义却表现得非常积极,要将阿里培养成下一个雅虎。但其实阿里他就只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阿里,也是那个最终超越雅虎的阿里。

虽然孙正义没有停下寻找下一个阿里的脚步,但最终事实却告诉他这个世界上阿里只能有一个。曾经有着“美版拼多多”之称的电商平台Brandless被孙正义寄予厚望。刚开始Brandless只是一个致力于打造一个物美价廉的电商平台,刚开始Brandless上的所有商品只卖3美金,其实就是相当于美国版的义乌小商品交易市场,上面涵盖了大部分快消种类,Brandless一上线就收获了大量用户的青睐,但是上线之后却暴露出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美国的物流成本比较高,这就导致商品的运费往往要高于商品的价格,这与平台当初低价理念南辕北辙。此后苦苦支撑不到2年时间,Brandless就永久关闭了网站。而同一时间段,拼多多在中国迅猛崛起,成为了第三个电商巨头。

后来软银有盯上了被称为欧洲支付宝的WirecardWirecard最开始是从线上赌场和色情网站支付业务起家,2006年收购一家银行后,开始主攻支付业务。2018Wirecard的营收超过20亿欧元,市值一度超过了德意志银行达到246亿欧元。因此软银才会4月份给Wirecard投资了9亿欧元(约71亿人民币)。而突如其来的财务造假丑闻使Wirecard跌落神坛,软银的投资也最终打了水漂。

反观中国电商的领头羊阿里,在创办之后不断走向专业化和国际化,阿里也从最开始的电商平台发展为一家以打造网络基础设施为主的数字经济体。在企业管理团队方面,阿里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阿里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在36位合伙人中,女性占三分之一,一支多元、年轻化的梯队已经初具规模。但此时中国电商市场也风起云涌。

618日,京东在港股二次上市,上市首日就迎来股价大涨,市值突破7200亿港元,Tencent作为京东第一大股东,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如今京东已经成为了alibaba在电商平台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622日,拼多多创始人黄铮身价超越马云的资讯冲上热搜,这个迄今为止只有5年历史的电商巨头,开创了社交电商模式,并以此迅速崛起,而且发展势头依旧不可阻挡。

但是阿里的增长依旧飞快,据alibaba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去年第三季度,alibaba营收为人民币1614.56亿元(约合231.92亿美金),同比增长38%。阿里的净利润为人民币501.32亿元(约合72.01亿美金),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09.64亿元相比增长62%。事实证明,成熟的管理架构、成熟的业务体系,即便马云卸任,阿里也依然是互联网行业最耀眼的那颗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