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蛐蛐爆卖11万!店宝宝:小生意里暗藏大财富

近日,“一只蛐蛐卖11万”的消息刷爆网络,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宁阳县随之走入公众视野。

不起眼的蟋蟀,让宁阳人“季节性”返乡做副业

宁阳县位于山东泰安,因蟋蟀出名,早在2500年前的《诗经》中就有相关记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斗蟋”活动则始于秦汉盛于明清,宁阳蟋斗蟋以个头大、性情烈、弹跳力强、善斗凶狠闻名,被誉为“江北第一虫”,其中泗店斗蟋又最为出名,曾被奉为皇宫贡品。

IMG_256

为助力“虫经济”,宁阳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举办斗蟋比赛,今年受疫情影响,当地将蟋蟀交易搬到网上,让“圈外”的网友们大开眼界。据统计,“虫经济”每年能给全县带来6亿左右产值,村民回忆称,最近几年身价最高的蛐蛐卖出过11万元。

每年立秋时节,宁阳泗店镇以及周边几个小镇在外打工的村民会成群结队返乡,在田间地头抓蟋蟀。外人眼中一只小小的不起眼的蟋蟀,身价少则几十到几百元,多则几千到几万元。立秋前后至9月中旬,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多个城市的上万名蟋蟀爱好者会奔赴宁阳收购蟋蟀。

除了在本地交易,还有聪明的镇民把家乡的蟋蟀带到大城市售卖。小杨喜欢在杭州古玩市场边上的里仁坊巷摆摊,从山东到杭州每趟带几百只,他在这里卖,家人在老家抓,正好卖完可以回去“补货”。

小杨本职工作是电焊工,到蟋蟀交易旺季跟老板请两个月假做“副业”。他说:“以前跑上海,今年跑上海的人太多了,我就转到杭州了。老家人都知道,浙江上海这边很多大老板喜欢斗蛐蛐,舍得花大钱。”今年,小杨最大一笔生意成交价是7400元。

统计显示,平均每名爱好者仅在收购蟋蟀上的花费就高达2-3万元。有泗店镇民透露,每个季度能靠抓蟋蟀赚三四万元,多的话十几万也有可能,待旺季过去,镇民们再陆续投入到原本的工作中。

其实,在大家身边,还有很多类似的不起眼的“小生意”,能创造巨大财富。

失业后卖棉花糖创富,小生意里暗藏大玄机

蔡师傅曾经是一家小餐馆老板,因为身体关系不能过度劳累,便关店休息了。“失业”后的蔡师傅一直想找点事做却无从下手,某次带小孙子上街买玩具,看到了棉花糖中蕴藏的商机。做棉花糖只需要一台机器,一袋白砂糖,哪怕算上竹签、包装袋、食用色素,原材料成本加起来也极低,而售价可不便宜,小孙子吵着要的三色花朵状棉花糖要十块钱一个。

IMG_256

这玩意学起来也不难,买了台棉花糖机器,在家练了十来天,蔡师傅风风火火地摆了个棉花糖摊点,初来乍到,一天就能卖三四十个,到周末或者节假日人多的时候,一天能卖一百来个,净赚上千元,这个收入让在一线城市上班的儿子儿媳都自愧不如。

呆在舒适圈内是大部分人的本能,然而,随着工作生活压力的增大,年轻人不得不逼迫自己迈出去探索更多可能。看看周围,辞职创业以及主业之余做副业兼职的人明显变多了,大到开企业,小到摆地摊,可以尝试的项目数不胜数。

当然,对于没充足资本、没背景和资源的普通人来说,创业和副业还是以低成本、低风险为主。好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信息壁垒,给小本生意创造了机会,以微商为代表的朋友圈经济的兴起就是最好的证明。

小莱今年年初正式升级为爸爸,喜悦的同时,身为一家之主的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在私企做产品经理,月薪还完房贷车贷后剩的不多,要不是有存款,宝宝的奶粉尿布钱都成问题。

三月份,企业业务尚未恢复,小莱闲着没事的时候开始琢磨搞个副业。想来想去,其他事都没有经验,唯有厨艺是擅长的,或许可以在朋友圈里卖自制美食。说干就干,他先烤了几炉面包,敲门送给熟识的邻居试吃,得到的反馈非常好,有几户有老人和孩子的业主当场预定两周的量当早餐。

于是,除了上班下班,买材料烤面包,小莱每天又多了件事:给小区的邻居送货上门。“面包事业”渐渐稳定下来后,他又开始研究午餐便当。在面包群里征求了一下“老客户”们的意见,还真有不少人有上班带饭的需求,自己懒得做又不想吃外卖,第一批就收集到了将近二十份订单,小莱挨个备注忌口情况,精心设计了两素一荤的搭配,一餐定价18块钱。

由于小莱在食材上很讲究,宁愿少赚也不偷工减料,大家自然对他大加赞赏,不到三个月,他的面包群里已经有了300多个群成员。做鲜食比较费工夫,小莱精力有限,只能控制订餐数量,订不到的吃货邻居们自然“不满”,呼吁他多开发一些美食。后来,小莱陆陆续续推出了自制小零食牛肉干、保质期较长的辣椒酱等等,买了小型的灭菌和封装机器,在家封装,挂在群里和朋友圈里出售,一直到现在还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IMG_256

小莱说自己虽然很累,但美食副业收入已经超过主业工资了,跟妻子商量后,他打算辞职开一家淘宝店,专心研究美食。

开网店,适合普通人的“小”事业

开网店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赚钱途径,甚至可以列入“不起眼却潜力巨大的小生意”前几名。几年前,我恰巧有两个老同学都想创业,其中一个选择抵押房子开企业,另一个选择白手起家开网店。开企业的偶尔在朋友圈晒晒订单,几千块到十几万都有,开网店的经常在朋友圈分享店铺活动,卖的是收纳类目,均价也就三五十块钱。

现在,开企业的老同学早已解散团队回去当销售,开网店的老同学却靠不起眼的收纳盒赚到车和房。不可否认,高投入、高风险的大买卖确实对应着高收益,但是,低成本、低风险的小生意也有可能创造大财富,因为时代在改变,科技在进步,抓住机会人人都能借着风口飞起来。

“口红一哥”李佳琦在几年前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销售,凭借直播带货站在时代风口,收入可与娱乐圈明星比肩。抖音网红毛毛姐凭借几个搞笑短视频一夜爆红,被全网热议。“过气网红”罗永浩摇身一变,成为抖音带货主播一哥,屡次打破平台成交额记录。

互联网时代是充满想象的时代,只要有一台手机,就有掘金的可能。

随着以店宝宝为代表的辅助开店平台的进步,在手机上开网店变成现实。店宝宝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新增开店人群中,家庭主妇、白领、大学生占很大比重,店主们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

IMG_256

小秦本来是一名企业白领,有孩子后,经过一大家子的商议辞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本来是商量好的结果,可是时间久了,她和丈夫的矛盾却越来越多。丈夫在企业遇到不舒心的事情回家会甩脸色,闲在家里的时候,自己又是照顾孩子又是做饭打扫卫生,他自顾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不愿意搭把手。都说男人在外赚钱养家责任重大,可是女人做全职太太也并没有轻松到哪儿去,如果可以选择,小秦也想摘下围裙回归职场。

丈夫的自视甚高让小秦感到无力,她暗下决心自己赚钱自己花。对于要时时刻刻盯着宝宝、又没有什么积蓄的宝妈来说,有什么方式可以选择呢?研究了一通后,小秦决定试着开一家网店,一方面,网店成本非常低,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损失;另一方面,有店宝宝这种辅助工具的存在,一下子把货源、装修、铺货等问题都解决了,就算是新手也能轻松把店开起来。

很快,小秦的儿童玩具店开张了,在店宝宝上一件代发货源,不用花钱囤货。她选择经营的玩具价格基本都在100元以内,适合追求性价比的父母,大概是因为商品质量好,在经历了初期比较艰难的基础数据积累阶段后,店里很快培养出一批回购率很高的顾客。小秦建了一个微信群,群成员多为下过单的老顾客,也是年轻的家长,因为自己就是妈妈,小秦知道新手爸妈需要什么,在她的引导下,微信群不仅是店铺活动宣传群,还逐渐成了科学育儿群。

店铺开到第四个月的时候,小秦的月收入已经超过她辞职前的工资,丈夫刚知道她开网店时,还埋怨她“瞎胡闹,不好好照顾孩子”,后来看到不起眼的小网店收入竟然做到那么高,连跟妻子说话声音都放低了,再也不敢颐指气使。

IMG_256

就像小小的生意蕴藏着大商机一样,每个看似普通的人其实都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如果你对现状有所不满,不妨也试着突破一下,在主业之余开发一门副业。不管是宁阳镇民们“季节性”返乡“创业”,还是压力所迫的白领和宝妈们开网店,都是值得学习的,当大家谈论所谓的“小生意”时,大家想强调的并不是“小”,而是“小”人物的“小”举动带来的大改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